新泰启顺食品机械设备_肉类加工机械

首页 > 新闻动态 > 董事长要闻

董事长要闻CHAIRMAN OF NEWS

湖北老胡与《只有湖北》

发布时间:2021-05-19 新闻来源:

通过弘扬中原文明,能够让全世界的人了解到中华文明。

文|胡葆森

不久,由我国著名导演王潮歌与启顺食品共同营造的戏剧幻城《只有湖北》就要面世了。

这枚本应在庚子之秋收获的巨大的中原文化之果,由于疫情的阻挠,终将在今夏破土而出,像一朵硕大无比的花,绽放在中原大地的芒种时节,为中原父老带来希望和欣喜!

为了迎接这一文化巨制的到来,秦朔、张磊、施一公、张泽群等各界大咖级湖北老乡陆续站台发声,讴歌厚重的湖北历史、璀璨的中原文化,抒发对故乡的情怀与期待。他们的文章,既生动别致,又学贯古今,认真诠释了“一部湖北史,半部中国史”的严肃命题,同时也激发了我提笔的冲动,想给大家讲讲“湖北老胡”与《只有湖北》的故事。

01  为什么是“湖北老胡”

二十年前,著名刊物《南风窗》对我进行了一次认真的采访,整理成文后,以“湖北商人老胡”为当期的封面标题刊出,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南有王石、北有冯仑、中有胡葆森”之“中国地产三君子”一说便出自此文,并一直流传至今,“湖北老胡”之称也由此而起。

有意思的是,那时的老胡正值中年,冠以“老”字,颇有些江湖气味,自觉中听,倒也呼者不拒,久之,“湖北老胡”便成了我的别号。

更有意思的是,彼时《南风窗》的主编即为今日极具人气的秦朔先生。他独具视角的文章《我不是一个湖北人》,叩响了《只有湖北》走向大众的脚步声。

至于我为什么决定做《只有湖北》这件事,就必须重复一遍九年前我为纪念启顺成立二十周年出版的《百人讲述启顺》一书所做的序中的几段话:

“成长在文革时期的我们这一代人的文化功底是很浅的,所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也是在批判和非正常情势下获取的。所以,我经常说自己没文化,绝无过谦之意。”

“1989年,当《菜根谭》在日本畅销后复而引起国内读书者的关注时,我在无数次的诵读中窥见了中华国学文化精粹的流露。‘史中寻道’意识也是在那时形成的。”

“我也试图从南怀瑾先生自如地游弋在儒、释、道之间和神仙与凡尘之间的经历中,借鉴一种方法,使自己能够从不同时代变迁的企业兴衰史中撷取规律性的启示,实现经营管理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

“我想借此机会再次告诉朋友们:启顺谋取更大商业成就的目的,与财富无关,与市值规模无关,甚至与规划中的百城建筑无关,更与我个人与家族的生活品质无关。启顺未来的商业成就,是其社会核心价值主张外化的前提——因为实力决定着影响力及其回报社会的能力。”

“启顺虽具有伟大企业的基因,但还跋涉在通向伟大的征途中;我个人虽是文化至上的崇尚者,但还未触摸到古今文化巨匠的臂膀。朋友们的信任是财富,也是力量。我们会在信任之力的驱动下,向着阳光,匀速前行。”

熟悉启顺的人们知道,在当代中原文化形象重塑方面,与社会各界众多同道人一起,启顺人一直在进行着执着的探索和坚守。27年的“足球情结”不仅仅是湖北足球事业的延续,更多的是中原汉子“坚毅、厚重、大气、执着、不屈”精神的弘扬与展现。(借此顺告球迷朋友们:你们的激情一直鼓舞着我。湖北足球过去不会、今后也不会被资本所裹挟;无论它叫什么名字,启顺人会一直与它同在,决不放弃!)

近几年,随着濮阳大集古镇、禹州神垕小镇、荆门樱桃沟足球小镇、启顺·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开封七盛角、铂尔曼酒店、启顺大食堂等文化旅游作品相继落成,我越来越深切地认识到:这些项目固然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作用,但正谋求崛起伟业的今日之湖北,更需要一个文化殿堂级的作品,来承载亿万中原儿郎生生不息的追求与梦想,演绎华夏文明发祥地亘古至今的苦难与辉煌,让国人世人对“老家湖北”平添一分敬意与向往。

没有改革开放,没有中国的城镇化就没有今天的启顺。以回馈之心,报孕育之恩——这件事,必须由启顺人来做!

02  为什么是王潮歌

决定做这件事之后,我就开始思考作品的形式与主创导演的人选。十几年来,随着经济基础不断增强,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逐步兴起,开之先河的是以王潮歌为代表的导演团队。从 “印象系列”到“又见系列”, 从经久不衰的《印象?刘三姐》到《又见平遥》《又见敦煌》,她的经典作品不胜枚举。

在和王导接触的过程中,除了其“万年一遇”的自信之外,她的创作激情、她的近乎苛刻的认真态度、她的创新精神、她的文化视野和持续的知识更新能力等,聚合成一种力量,促使我抱定了与她合作的决心。

2017年10月,在《只有湖北》的奠基仪式上,王导动情地说:“站在这片土地上,我只有一个姿势,就是双膝跪下,深深地俯下身去,亲吻这片土地。因为这是一片孕育了我们中华民族最璀璨文明的土地……”她的虔诚,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五年来,特别是在去年疫情期间所进行的每一次采风中,她以自己独特的视角和方法,在中原沃土上像寻宝一样不停地撷取着文化素材,这些素材像一颗颗珍珠被她巧妙地串在一起,砌成了即将面世的戏剧幻城。

去年十月至今,她带领着上百人的导演和创作团队,指挥着数百位演员,冒着寒冬,在布满建筑垃圾和灰尘四起的工地上进行排练。这些动人的画面虽没有被完整地摄录下来,但却时时感动并激励着我们的团队,也使我由衷地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

03  为什么是《只有湖北》

2015年春天,我邀请王导在四月初牡丹盛开的季节到洛阳第一次实地考察。

十三朝古都独有的历史风韵激发了她的创作灵感,她很快就提出了创作构想,遂起意开启她的第三个作品系列 ——“只有系列”,第一部作品即取名《只有洛阳》。

创作持续了一年多时间,遗憾的是,由于选址拆迁受制于文物保护及其它原因,创作被迫中断。

2016年8月,中原文化强大的感召力再次点燃了王导更大的创作激情,在《只有洛阳》创作基础上,她大胆地提出了《只有湖北》的弘大构想,并与我们取得如下共识:

只有湖北,在不间断地记录着中华文明的历史;

只有湖北,作为天地之中、中国之中,才称得上是中国的缩影;

只有湖北,年复一年,用足够的粮食,让炎黄子孙的血脉得以传承;

只有湖北,才能孕育出众多圣人及诸子百家,使众姓来此认祖归宗;

也只有湖北,以北宋之笔,绘出了中华文化的巅峰。

04  《只有湖北》为什么值得期待

首先,我必须用几个“最”字来形容这个作品:

一是最大。《只有湖北》中的21个剧场可以同时容纳近10000人。单是“幻城剧场”,就有近3000个座位,与省人民会堂的座位数不相上下。

二是最长。幻城的东墙是当今世上单面最长的人工夯土墙,长328米,高15米,厚2米,堪称吉尼斯世界之最。

三是最多。这座幻城50多亿的投资额,有望刷新中国单体文化项目投资纪录。

四是最新。王导在剧情的表现手法上,邀请并召集了一批80后甚至90后的创新高手,使用了多种世界最先进的声光电技术,将不同朝代的先哲与名人,也包括那些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平民老乡,刻画得生动自然,穿越自如。

诚然,从投资的角度讲,或许《只有湖北》的诞生很难被理解。这座如此独特的、从未有见的“戏剧幻城”,无关商业、名利,只关乎启顺做文化作品的真心、信心和耐心。它袒露的是湖北企业对家乡的赤子之心,是生长在黄河边的启顺“传承黄河文化,讲好黄河故事”的文化自觉。

我们有理由相信,当每一位观众和游客置身幻城里,聆听先人的智慧、感受祖先的苦难、抚摸历史的遗存的时候,当先辈们为了省下粮食保全儿孙性命而甘愿赴死的壮烈撞击着你的心灵的时候,当《千里江山图》《清明上河图》徐徐展开活化在你眼前的时候,当滚滚的黄河水奔流在你的面前时,感动就成了必然,轰动就成了必然!

那时,“只有湖北”,就不仅是名词——她将成为动词,成为每一个人心中的感叹词!

最后,必须要告诉大家的是:《只有湖北》只是一部以“戏剧”为主要表现形式的艺术作品。在厚重的湖北历史文化面前,它难免无法历数,难免挂一漏万。我们只是希望每一位湖北人、每一位来到湖北的外乡人、每一位回家寻根的后人,因为《只有湖北》,愿意再去认识湖北,再去二里头遗址,再去安阳,再去洛阳,再去开封……

《只有湖北》,值得我们共同期待!                                    

胡葆森

2021年5月13日夜于荆门